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有关月季花的抒情散文作品

  月季花每年开春以后发芽,四、五月间开花。花的颜色很多,有红色的,叫红和平;有黄的,叫黄天鹅;有白色的,叫白玫瑰……全都是浓香型的,花朵开得又大又香。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月季花的抒情散文作品,供大家欣赏。

  威尼斯官方网站,有关月季花的抒情散文作品:父亲的那株月季花

  寒渐增,满眼秋风秋雨,下班途经21区,绿化矮树丛中一抹粉红,几株月季花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如似一种召唤,让我回到村庄老屋——父亲的那株粉红月季花旁······

  二三十年前,经济匮乏年月,那年春季,靠手艺吃饭的父亲赶集时买回一株根上带一大块土疙瘩的月季花,找了一个不是花盆的盆栽植,酷爱花草的他视它如宝,几乎每天都要近距离观看,我们四个子女也不曾有过父亲的如此关心垂怜!

  爱屋及乌,我也开始关注起这株含苞待放来到我家的宠花,十多天后,两朵粉色的花一前一后绽开,我也开始喜爱它们了,天天观望,它们呢,月月开放,父亲说:“月季月季,一月一次,几乎要开到冬季。”估计是买花的人给父亲说的,因为家里没有养花的书籍,村里也没有谁家养。

  一晃就是几年,父亲在村子北开了个小型加工厂,为了父亲工作方便,不来回奔波,我们居家从村子南头搬到村子北头。冬去春又来,那株月季在老屋天井独自生长。开始创业那段时间,父亲日夜忙碌,满以为父亲淡了那一株月季,谁料一日黄昏,加工厂卧房门前那株月季花娇艳无比,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呵,没想到几年了,父亲对这株花还是一往情深,喜爱有加!它不惧孤独,恃宠不娇的花性更让我折服,我开始侍候它,有时施粪土,有时浇水,多年后才知道——月季,花中皇后也······

  再后来,我上班工作,结婚生子,在家的机会少了,父亲的那株月季花也不知什么时候被父亲又以怎样的心情又搬回南头家中移植于二门外一片空地上。现在,父亲和母亲也不在老家居住随哥搬进县城,可那株月季,父亲多年最爱,估计现在还在老家顽强依旧。

  想到当年月季花的花枝被羊揪吃时,母亲担心父亲让羊儿受罪就指着羊儿一通说教,羊儿抖抖毛,跺跺蹄,甚至卧倒,嘴里嚼着月季花枝的味道,一副你说你的我吃我的的样子,我就想笑。这一切,都源于父亲的品格性情和对生活的热爱!父亲热爱生活,爱好颇多,可谓琴棋书画且自学而成,琴弦方面育人无数;为人耿直,不阿附世俗,秉承了爷爷的品性风格······

  现在70多岁的父亲网购水仙、家有绿萝、吊兰等好多花草。

  有关月季花的抒情散文作品:母亲与月季花

  我并非特别爱花之人,但对月季,却情有独钟。不为别的,只为我的母亲。

  母亲生前是个爱花的人,种养过很多花。那时在偏远的县城,没有多少名贵品种,拿来栽种的多是平日里常见的海棠、木槿、菊花、芍药,或者是路边的牵牛花、野菊花。不过,养的最多的,却是月季。这大概是因为月季花是多年生植物,生命力强,又好种养,随便插个枝就能活。所以在屋前向阳的墙根下,总会有几簇月季茁壮成长,还有插枝种在花盆里的。

  母亲总是仔细地侍弄这些花。进入冬天时,为防止花冻死,要将大大小小的花盆搬到生着煤火的屋里。种在屋外的大株月季,则用稻草拧成的绳子缠裹起来,给它们穿上一层冬衣以抵御严寒。及至春天来临,去除这层冬衣,经常会发现新长出的嫩芽。除此之外,母亲还会给月季剪枝,好让花株正常生长。浇水,施肥,自不必说。在母亲的精心照顾下,用不了几年,种在屋外的月季就能长到一人高。

  于是,整个夏天就有盛开的月季花可赏了。花蕾总是在不经意间,一簇簇冒出,过不了多久就会此起彼伏地怒放开来。浅粉的,深红的,或淡雅,或热烈,清晨花瓣垂露,傍晚吐露芬芳。北方冬日里的肃杀,被一扫而光,这些花儿,占据了小院,顷刻间带来无尽的热闹和浓郁的生命气息。即便是我们这些男孩子,也会被这些花儿吸引。在夕阳的余晖中,我们有时会静静地端详这些美艳的花朵;有时候兴起,会数数有多少个花蕾;有时候忍不住会扯下一片红红的花瓣,当颜料玩。有邻居来串门,也定会驻足欣赏,夸赞一番。

  一个爱花的人,一定是爱生活的人,尤其是母亲。小时候,生活清贫,母亲又多病,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母亲一年一年侍弄着这些花,给物质贫乏的生活,带来了美,同时,也带给了我们一颗发现美、感受美和欣赏美的心。我曾帮着母亲,一瓢一瓢给花浇水,亲眼看到将一小段枝条插到泥土中,便可以再次复制出一棵新花的奇迹,也一次次看到枝头新芽抽出而心生希望。这是美学的启蒙课,其间的欢愉,亲身经历,体味得真切。至今,在春天,每当看到枝头的新绿,在心中依然会产生一种激动,萌生出一种希望。

  母亲爱花,因为花解人意,你给予她辛勤的汗水与精心的呵护,她便回报你美丽与生机。面对着花,母亲总是满眼怜爱,就像在看着她的几个孩子。其实,对于母亲来说,我们几个孩子,何尝不是一株株茁壮成长的花呢?只不过,抚养我们长大,母亲所付出的,远远甚于养几棵花!历经清贫与文革的磨砺,将几个孩子拉扯成人,其艰苦可想而知。孩子们长大了,考上大学了,工作了,就如同她养的花儿开了,朵朵缀满枝头。在母亲眼里,是欣喜,是骄傲,是满足。孩子们好就什么都好了,其它都不要求,这,便是一个母亲的情怀。

  又一个春天到来了,在妻的照料下,阳台上的月季已经开出一朵花,在阳光下优雅地舒展着美丽,而在枝头,有一丝新芽正在努力地伸展出来。

  有关月季花的抒情散文作品:冬天里的月季

  我久久地凝视着那些深红色的月季花。

  湖南的冬天,竟然有这些小花开放在路边,此时的北国故乡早已大雪漫天,叶落草枯。公路边绿化带里那些月季,叶子掉光了,只有这些月季花仍然在花枝顶端绽放着。在这样阴冷的寒冬里,这几朵花象小小的火炬给灰蒙蒙的天地增加了一些温暖的色调。有的是单独的一朵独自摇曳,有的是并蒂三朵四朵紧密相拥,以她们不屈的姿态傲然绽放在冷风中。我贪婪地凑到一朵花前。哦,一丝淡淡的香味沁入心脾。

  我拨通了姑妈的电话,告诉姑妈我在这个冬天闻到了花香。

  姑妈问:“花儿香香的,你也好好的么?”

  我也好好的么?

  想到自己的状况,心头不禁泛起一股惆怅。

  面前就是公司,迄今为止我工作了一个半月的地方。十月下旬,从渤海之滨到洞庭湖畔,迢迢三千里,当我在季节交替之中开始了新的生活之后,才发现面对陌生的环境,改变固有的生活习惯,听完别人的方言仍然呆头呆脑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自尊的失落感常常伴随左右。一个半月过去了,忧郁失眠,体重下降了三公斤,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大不如从前。就在昨天,我向公司领导递交了调岗申请,申请离开生产科暂调后勤。

  我把调岗申请递给了生产主管,喉咙哽住说不出一句话,不仅仅因为面对主管我无地自容,更因为我爱着这个有凝聚力的集体。

  此时此刻,我该怎么向姑妈汇报?难道让姑妈知道我是一个逃离战场的士兵?

  “亲爱的,是不是最近不顺利?凡事要向好的方面看,你要用心融入环境,体验湖南的人文和公司的企业文化,这些会成为你一生的财富。在南方时间长了你的皮肤也会好起来。”姑妈不仅是我的亲人,更是我的知己,她能轻易感知到我的快乐和苦闷。

  姑妈是个美丽的女人,集美貌和才气于一身。姑妈的童年和少年漫长的十年,都生活在绝望和耻辱之中,作为黑五类子女,不仅没有升学资格,而且受尽了唾骂欺凌。精通三种语言的爷爷被撤职务农,但爷爷爱书如命,那些冒着危险藏起来的书籍伴随着年少的姑妈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一个农村女孩的执着感动了上苍,镇中学出面与教委多次商榷,这个“政审不合格”的学生终于成为一名高中生。两年后适逢文革后恢复高考,姑妈榜上有名,并且成为文革后镇里飞出的第一只金凤凰。

  那年的姑妈只有十五岁。她象这些月季花一样在人生的冬天里绽放。

  天空落下小雨。月季花在雨水的润泽下更加美丽动人。明明没有绿叶衬托,却也不乏风情万种;明明不是花开时节,却高举红色火焰。春夏秋冬里的每一天对于她们,都成了自己的节日,而不再是季节的庆典。同是一脉相承的血缘,我该用什么样的傲骨来面对生命里的寒冬?

  雨越下越大,我转身向公司走去。回眸再望那些小小的火焰,我真想化作她们的一员,在寒风里裹挟着诗意,舞动着曼妙的身姿,迎接这个冬天即将到来的第一场雪……

  我抖落了所有的惆怅,发短信给姑妈:花儿香香的,我会好好的!

上一篇:雨中杂记
下一篇: